呈贡区生态景观多样性的时空尺度分析 - 图文 

李希进

18.0153 km2转为农业景观,很有可能是人类毁林开荒,砍伐树木后转为农业景观。在新增部分中最主要的来源是裸地景观转入的23.9076 km2,同样是由于在荒地植树造林政策;还有建筑景观用地转入的5.0868 km2,农业景观用地转入3.0834 km2是由于退耕还林政策造成的。

3) 水域景观用地变化特征:在2001年的森林景观用地中有4.9248 km2到2016年未发生变化。在转出部分中主要有两个方向:水域景观干涸后有3.5793 km2转为建筑景观用地,水域干涸后被用作农业景观的有0.2493 km2,在新增部分中最主要的来源是建筑景观用地转入的0.3033 km2,农业景观用地转入的有0.0432 km2,主要由于河流水量大而漫到附近的耕地。

4) 农业景观用地变化特征:2016年的农业景观用地中有13.9788 km2是在2001年的基础上未发生变化。在转出部分中主要有三个方向:101.2932 km2转为建筑景观,显然农业景观紧邻建筑景观,是城乡建筑景观的主要来源;3.0834 km2转出为森林景观,很可能是响应了国家退耕还林政策的结果;还有1.1538 km2转为裸地景观,很有可能是外出打工的农民增多,农业人口转移为非农业人口,导致许多农业景观用地撂荒。同时,农业景观用地也有新增的部分,最主要的来源是从裸地景观转入的29.6289 km2,建筑景观转入的14.6448 km2,是对非法建筑景观的整治,确保农业景观用地保有量不减少;还有森林景观转入的18.0153 km2,可能是有人毁林开荒的结果。

5) 裸地景观用地变化特征:在2001年的其他景观格局用地中有4.8969 km2到2016年没发生变化。在转出部分中主要有三个方向:76.3281 km2转为建筑景观用地、23.9076转为森林景观用地、29.6289 km2转为农业景观用地。新增部分中最主要来源是建筑景观用地转入的2.3229 km2,还有森林景观用地转入的1.7703 km2,农业景观用地转入的1.1538 km2。

5. 地类景观格局变化存在的问题

通过对呈贡区2001年与2016年的地类景观格局变化特征分析,了解到其土地利用存在几点问题:建筑景观太多、农业景观太少、森林景观资源分布不均、水域景观面积有减少的趋势。这四点都会破坏呈贡区的生态景观环境,不利于呈贡区生态文明建设,必须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合理引导城市发展,协调用地矛盾。

6. 地类景观格局驱动力及其因素

地类景观格局变化是对自然与人类之间相互影响关系的一种体现,明确引起变化的驱动力及其因素是研究地类景观格局变化的关键问题。呈贡区地类景观格局驱动力因素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

1) 人口因素。迅速增长的人口必然会加大城市建筑景观用地的需求,大量占用城市边缘地带的农业景观用地、森林景观用地等土地,使其转变为建筑景观用地和其他景观用地。

2) 经济因素。呈贡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均收入的增加,提高了人们对生活环境和精神享受上的更高追求,从而促使政府在市政设施方面不断加大投入,比如建设了大量城市绿化带、休闲、娱乐与健身场所等。

3) 政策因素。政府制定的各种政策在地类景观格局变化中起着重要作用。如“保护基本农田,实行占补平衡”政策要求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基本农田需满足国家的数量指标;“退耕还林、还草”生态修复政策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废弃工矿复垦”政策有利于对农业景观的保护和山区环境质量的提高;政府为拉大城市框架,提高承载力而实施的重点项目(如呈贡新区的建设等)会使大量的多种地类景观格局划入到城市的发展规划中。

7. 结语

由于呈贡区没有大的自然灾害或气候变化,自然因素对地类景观格局变化的影响较小,而人为的政

DOI: 10.12677/gser.2018.74039

344

地理科学研究

李希进

策因素对呈贡区地类景观格局变化影响最大,但人口增长所加大的土地资源压力将在很长时间内会对地类景观格局变化起着关键作用。经济发展带来的技术进步虽然促进了呈贡区的良性发展,却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生态环境。当然,政策则对地类景观格局类型的调整方向有着积极的导向作用。

致 谢

此篇文章的完成,得益于学校提供的优秀平台和老师的指导教诲,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对为我提供帮助和支持的个人和群体表示由衷的感谢。

参考文献

[1] 史培军. 土地利用/覆盖变化研究的方法与实践[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0.

[2] 傅伯杰, 陈利顶, 王军, 等. 土地利用结构与生态过程[J]. 第四纪研究, 2003, 23(3): 247-255.

[3] 陈利顶, 傅伯杰, 赵文武. “源”“汇”景观理论及其生态学意义[J]. 生态学报, 2006, 26(5): 1444-1449. [4] 傅伯杰, 陈利顶, 马克明, 王仰麟, 等. 景观生态学原理及应用[M]. 第二版.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1. [5] 吕一河, 陈利顶, 傅伯杰. 景观格局与生态过程的耦合途径分析[J]. 地理科学进展, 2007, 26(3): 1-10. [6] 李哈滨, Franklin, J.F. 景观生态学一生领域的新概念[J]. 生态学进展, 1988, 5(1): 23-33. [7] 邬建国. 景观生态学:格局、过程、尺度与等级[M]. 第二版.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 [8] Wiens, J.A. (1989) Spatial Scaling in Ecology. Functional Ecology, 3, 385-397.

[9] Wainwright, J., Parsons, A.J., Schlesinger, W.H., et al. (2002) Hydrology-Vegetation Interactions in Areas of Discon-tinuous Flow on a Semi-Arid Bajada, Southern New Mexico. Journal of Arid Environments, 51, 319-338. https://doi.org/10.1006/jare.2002.0970 [10] Hobbs, R.J. and Cramer, V.A. (2003) Natural Ecosystems: Pattern and Process in Relation to Local and Landscape

Diversity in Southwestern Australian Woodlands. Plant and Soil, 257, 371-378. https://doi.org/10.1023/A:1027391023128 [11] 徐建华, 方创琳, 岳文泽. 基于RS与GIS的区域景观镶嵌结构研究[J]. 生态学报, 2003, 23(2): 365-375. [12] 李秀珍, 肖笃宁. 城市的景观生态学探讨[J]. 城市环境与城市生态, 1995, 8(2): 26-30. [13] 吕一河, 傅伯杰. 生态学中的尺度及尺度转换方法[J]. 生态学报, 2001, 21(12): 2096-2105. [14] 李团胜. 城市景观异质性及其维持[J]. 生态学杂志, 1998, 17(1): 70-72.

[15] 索安宁, 洪军, 林勇, 等. 黄土高原景观格局与水土流失关系研究[J]. 应用生态学报, 2005, 16(9): 1719-1723. [16] 邹爱平, 陈志彪, 陈志强. 水土流失景观空间自相关与自相似的尺度特征分析: 以长汀县根溪河小流域为例[J].

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 2007(3): 31-33. [17] 甘枝茂, 孙虎, 吴成基. 论城市土壤侵蚀与城市水土保持问题[J]. 水土保持通报, 1997(10): 57-62.

知网检索的两种方式:

1. 打开知网页面http://kns.cnki.net/kns/brief/result.aspx?dbPrefix=WWJD 下拉列表框选择:[ISSN],输入期刊ISSN:2168-5762,即可查询 2. 打开知网首页http://cnki.net/

左侧“国际文献总库”进入,输入文章标题,即可查询

投稿请点击:http://www.hanspub.org/Submission.aspx 期刊邮箱:gser@hanspub.org

DOI: 10.12677/gser.2018.74039

345

地理科学研究



联系客服:cand57il.com